#红衣影评# 催眠大师:故事硬挺——一次勇敢成功的尝试

历史猫 15 0

  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8月28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C)发生一起枪击事件,造成该校一名教职人员死亡。嫌疑人已被捕,但作案动机尚不明确,目前尚未对嫌疑人提出正式指控。该事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UNC校园警察当日接到通知称,该校考迪尔实验室发生枪击事件。下午,警方宣布正在寻找与“武装和危险人员局势”有关的嫌疑人,并发布一名男子的照片,要求看到这名男子的人保持距离并拨打911。

  警方表示,在提出正式指控之前,不会公布嫌疑人姓名。警方在联系上受害者亲属之前也不提供受害人的细节。枪击警报发出后,齐某磊在距校园一英里远的地方被捕。

  警方暂未直接透露嫌犯的身份,不过多家美媒和网友发现,警方公布的是来自中国的物理系博士生齐某磊的学生证照片。据公开消息,他今年34岁,曾在中国一所知名高校就读,毕业后在国内工作数年后前往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攻读材料和工程学硕士,2022年1月在北卡罗来纳州大学教堂山分校开始攻读博士,目前尚未毕业。

  根据齐某磊公布的个人信息,他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取得材料科学与工程硕士学位,喜爱徒步和各类运动,曾在长跑比赛中获奖。他还曾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感到孤独,希望能找到朋友,还谈过“美国霸凌”等相关信息。

  有人发现,他曾于2010年因高分被媒体报道,可谓村里的希望、寒门贵子。在那篇报道里,他与弟弟同一年考了624分。家里的6亩地是全家全部的生活来源。兄弟俩孩子特别懂事,每月给他们各200元的生活费,他们都不舍得花,两个人合吃一份菜,一个月下来最多花300块,剩下的全部买书。

  8月29日,九派新闻走访齐某磊所在的河南一村庄。齐家位于村庄边缘,房门上贴着幅挽联,“血泪数滴哀思无穷,礼数有限酒馔三献。”挽联已被风化至部分脱落。

  村民介绍,齐某磊在美国的几年间,母亲三年前去世,父亲一年前去世。父母去世时,他都未出现,是弟弟操持的后事。村干部表示,他从早到晚一直在接电话,都在询问齐某磊的情况。“我能说啥?他父母双亡,他常年不在家。”他表示齐某磊多年不在家, 他并不掌握齐某磊的后续情况。

  【1】曾因高考高分被媒体报道

  8月29日,九派新闻来到齐某磊的老家,河南封丘县一个村庄,村里已有人知晓他在大洋彼岸的行径。“很意外,我们都感到很意外。”一位村民说。

  多位村民的印象里,齐某磊从小学习就很好,又不打人,又不捣蛋,一回家就先写作业,做完作业再出去玩。一位村民记得,齐某磊稍微内向,不如弟弟活泼。

  另一位村民甚至记得他的高考分数——624分。2010年,他和弟弟同时都考了624分,分别被武汉大学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和西安交大能源动力系及自动化专业录取。新闻媒体报道了这件事,那位村民记得,“他们上大学走的时候,政府都来了。”此后,兄弟俩成为村里孩子的榜样。

  大河报2010年名为《封丘一对农家兄弟真争气 同考624分 同上名校》的报道里,齐某磊和弟弟年龄相差两岁。都是1.78米左右的个头,都明显偏瘦,都戴眼镜,都是憨厚而腼腆的神情。兄弟俩的卧室相当简陋,两张床,两个小课桌,一个简易电扇挂在木棍上。

  当时的报道里,父亲介绍,他们家种有6亩地,这是全家唯一的生活来源。俩孩子特别懂事,平时每月分别给他们生活费200元,可他们都不舍得花。

  兄弟俩最大的爱好就是逛书店。齐某磊当时告诉记者,他和弟弟在一个学校时,在学校食堂都是买一份菜一起吃,一个月下来,最多也就花300块钱,剩下的全买书了。

  报道里提到,父母为孩子近万元学费烦恼,父亲已有肝病十多年,母亲腿经常化脓,无法干重话。而对于将来,兄弟俩表示,走一步看一步,上大学后会兼职做家教挣零花钱,减轻加重负担。

  九派新闻走访时,多位村民都提到齐家生活困难。一位村民记得,齐家是低保户,齐家兄弟上学时,“爸妈连衣服都不舍得买。”好在,“那俩孩也是可争气。”

  齐家的院子位于村子边缘。墙上贴着的“农户房屋安全评定结果公示牌”显示:户主姓名齐某毅,家庭人口:2人,享受政策年度:2019,类别:D,北屋为A级,面积60平方米。

  邻居介绍,齐家是低保户,这是前几年政府扒掉旧的,建起新的。“他家以前房子很破的,漏得没法住人了,一下雨遍地漏。”

  【2】三年间父母先后去世

  据公开信息,2015年,齐某磊于武汉大学毕业。后就读于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并于2021年获得材料科学硕士学位,随后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就读博士研究生。 

  2022年1月,他加入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应用物理系的研究小组,指导教授是同为华裔的严资杰[音]。

  一位邻居说,齐家兄弟上大学后便很少见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回来也不上俺家来,来几天又走了,一般都接触不了。”他最后一次见到齐某磊是在四五年前,“上美国之前”,自此再也没见过。

  村民介绍,齐某磊在美国的几年里,其母三年前去世,其父一年前去世,“(去世)就快满一周(年)了。”

  村民介绍,齐家父亲患病多年,一直是妻子在照顾。妻子要种地干活,还要照顾丈夫,“她舍不得钱,有病了还不去看。”后来先是去县里医院看,县里治不了转到新乡,新乡治不了到郑州,“(从送医到去世)就一个礼拜以内,他妈就去世了……等于说连种地带伺候病人给他妈妈身体累垮了。”

  后来,他父亲自己在家住,两年后也去世了。齐某磊的弟弟可能在上海工作。村民说,去世前的病重阶段,弟弟曾把父亲接到上海去照顾了几个月,病情稳定了再送回来。

  在村民印象里,孩子父亲口碑很好,他家的东西、农具,就跟公用似的,谁都可以进他家拿。

  【3】最后动态:想交朋友,什么是真理?

  村民们并不了解这些年齐某磊经历了什么。或许可以从他在社交媒体上的动态一窥他的心理。自2022年2月20日发出第一篇网络帖文以来,齐某磊多次在推特中提及“流言蜚语”“编造证据”等与口舌是非相关的词语。

  2022年8月,他提及“美国霸凌”时写道:“在美国,霸凌似乎是一个问题。人们通常不会在第一时间阻止他们(霸凌者)。解释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他们(霸凌者)觉得每次提出问题时,别人都会向他们求情,他们(霸凌者)夜以继日地寻找借口。”

  2022年8月19日,齐某磊提及一名教职员工——他的PI(Principal Investigator),即负责领导研究项目的主要带头人。齐某磊疑似想要与该PI交谈并获得他的承诺,以摆脱自己所遇到的困境。

  他写道,只需与领导研究项目的教授交谈并得到教授的承诺即可,因为教授有更多的经验来处理“这些女孩和流言蜚语”。

  “然后,我们就可以摆脱这些愚蠢的话题了。”齐某磊写道,“如果没有必要,我不会改变任何事情。”2022年11月,他又怀疑一群人通过“编故事来控制他”,他告诉了教授,但是教授说没有人谈论“这件事”。

  科研工作之外,齐某磊经常自己做菜,并将成品照片分享到网络上。在他上传的照片中,有肉丸、“卖相不错”的鸡蛋饼、“80%复原度”的水煮鱼、虾仁炒蛋、蒸蛋……他曾两次表示,“永远不辜负美食”,还会带上表达“开心”的表情符号。

  2022年7月,他开始抱怨人们总是注意“工作时间”,写道“我认为我是在向老板展示我在工作,而不是兴趣驱动,这贬低了我工作的意义。这太恶心了。自尊阻止我工作。”2023年5月,他写道:“对于一个博士生来说,每天关注工作时间实在是太幼稚了……我知道很多人都想让我向他们展示:在工作、一直在工作。但是,不行……那根本就不是人。”

  齐某磊在社交平台上发出的最后一条推文停留在8月1日。他发问:“你是如何找到博士后职位的?”他还提了另一个问题:“什么是真理?”

  同一天,他写道“想结交一些新朋友”,并称自己“在日常琐事上有点傻”。“想结交一些新朋友。我是一名二年级博士生,对纳米粒子合成、光捕获、自组装、光谱分析和机器学习感兴趣。日常琐事上有点傻,谈研究却很热情。如果有兴趣,请联系我。”

  九派新闻记者 覃钰钰 河南封丘报道

原标题:探访枪杀美国导师的疑犯河南老家:寒门贵子不打人不捣蛋,一回家就先写作业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