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帅评《速度与激情7》:我的妈呀!太刺激了!

历史猫 11 0

内容长居上海的瞿先生是云南德宏人,2004来到上海打拼后定居,现在上海从事茶叶和翡翠的生意。他的工作室里总是摆满翡翠和各种普洱茶,瞿先生家里世代制茶,从小耳濡目染,对茶的理解很深,为人实在,在上海有许多老顾客,而且是上海市长宁区茶叶学会的会员。

瞿先生在今年的茶叶交流会上,面对满座的茶叶专家分享了一个叫“晌青油茶汤,赛过老班章”的故事,让在座的人体会了一下恩施唐崖古茶和海派文化的碰撞。

“我做茶多年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哪个茶更好?”瞿先生开场说道“但我的回答都是,每一个品种的茶都有其自身特点,这样对比不太合适。但我今天破例用老班章来给大家做个对比,为什么今天破例呢?因为这是关公战秦琼,拿来和老班章对比不是一种茶,而是一种用茶做成的汤。”

“说起恩施在座的朋友应该很熟悉,山清水秀,东西也很好吃,这几年恩施是上海人特别喜欢去的旅游目的地。2016年在“唐崖土司遗址”刚成为世界文化遗产时,我被当地的朋友邀请去过一次唐崖。在唐崖我喝到了“晌青油茶汤”,于是便有了“赛过老班章”的故事。

我记得我是下午到的唐崖,坐了一天车非常累,我朋友就安排我在唐崖河边上的一家叫“垚垚酒楼”饭店吃饭,说是吃当地特色的河鲜,也没有谁提到油茶汤的事。但我在楼下看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唐崖油茶汤是湖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汤里有茶,于是我上去以后就特别要求一定要品尝一下,朋友告诉我说在唐崖吃饭油茶汤是标配。

终于等到油茶汤从厨房端上桌的时候,不夸张地说,立马满室生香。如果要形容一下这个香味,就像是在用盖碗冲泡老班章前三泡时的冷杯香,但品茶时的香味最多只是在茶桌上能闻到,而油茶汤的香味非常强烈,我一度甚至有一种上头的感觉,就像是闻到了香味十倍以上的老班章一样。

接下来我也没客气,就自己盛了一碗喝了起来。哎呀,那个入口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茶香扑鼻的进到嘴里首先是猪油的香味,接是汤里的茶滋味,感觉特别的舒服。怎么去形容这种舒服?哦,就像我04年来上海第一次吃到葱油拌面的感觉,一种朴素却充满幸福感的味道,这种感觉的在座的应该很熟悉。

油茶汤在吃到时候还需要往里面下一些油炸玉米、土豆片、豆腐皮什么的混着一起吃,就像我们在上海早上经常吃的牛奶泡麦片甜甜圈一样。但牛奶往往是常温的,油茶汤是烫的,混合着猪油,有软有硬地吃下去,真的是人间美味。在吃河鲜以前,我先喝了一碗油茶汤,马上我的前心后背开始微微出汗,之前的疲惫感逐渐消失,嘴里回甘不断,这就是我们品茶时常说的体感,没想到在一碗汤里体会到了。我感觉到食欲大增,接下来一桌的土家菜让我吃得非常过瘾。

饭后我立马向酒楼的老板请教油茶汤的做法,这一请教里面学问大了。

老板名叫‘马金现’,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油茶汤的官方传承人,而且油茶汤是恩施的十大名吃之一。

马金现告诉我,油茶汤是唐崖第十二代土司覃鼎发明的,文献可查的历史有五百多年。

我接下来问了问油茶汤制作有哪些诀窍?

“首先茶叶必须用我们本地的晌青茶”马金现说道“制作的关键是用猪油炸晌青茶的环节,油温非常重要,油温高了茶叶会炸糊,油温低了茶叶炸不舒展,香味就出不来。”

我一下理解了,油茶汤满屋的香味就是猪油把茶叶炸开的味道。但我作为一个云南人接触茶叶多年,却从来没有听过晌青茶,所以我又继续请教了一下:“晌青茶是什么茶?为什么会有老班章的味道?”

我这么一问马金现也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老班章是什么茶?我解释说是普洱生茶的一种,并给他大概介绍了一下工艺。马金现说晌青茶在唐崖地区已经有千年历史,和普洱生茶的工艺有些相似,都属于晒青类,只不过因为恩施地区的天气特点,本地晒青工艺的核心是“晌”。晌青茶表面有一层茶汁的发酵物质,经猪油一炸便能产生奇香,你说的老班章的味道或许就是这么来的。说话间他拿出一包晌青茶给我。

后来我自己把这包晌青茶用来冲泡,味道非常的好。非常的耐泡而且香气高雅,油茶汤的相当于把可以泡20泡以上的晌青茶聚焦于一下释放出来了,所以香气才会这么强烈,这么说它“赛过老班章”也不为过。大家以后有机会去恩施,一定要去尝尝油茶汤。”

瞿先生讲完他的故事以后获得了现场朋友们的热烈互动,有的在讨论葱油拌面和油茶汤味道,有的在查询恩施的机票,恩施深山里的千年古茶在海纳百川的海派文化圈里找到了共鸣,最后上海老克勒吴伯的总结到位:晌青茶,茶清桑!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